是云不是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47章交心(浴桶浅lay一下),《暴君的女人》,是云不是雾,御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直至夜深,陈玄卿才回到厢房。

他原以为覃如早就睡了,没想到门一开,惊醒了趴在桌子上等他的人。

“怎么还没睡?”

覃如打了个绵长的哈欠,起身替他解开腰封,“殿下不是受伤了吗?”

陈玄卿这才注意到,桌上还摆着金疮药和棉布。

褪去外衣后,手臂上的伤口显得格外刺眼。

因暴露的时间太长,血迹已经干涸发黑,黏在白色里衣上,深深浸透了布料。

伤口处皮肉绽开,长长的一道,看得人头皮发麻。

也不知道陈玄卿是怎么忍得住?

覃如皱着眉头,剪布料的动作尽可能的小心,生怕牵扯到伤口。

两人靠得很近。

近到陈玄卿一低头,就能看到她微颤的眼睫。

她呼出的细微气息,会拂过他的伤口。

一种异样的痒意顺着伤口,融入血液里,一路蔓延到他的心口处。

“我幼时有次从马背上摔下来,母妃也是这样给我上药。”

覃如拿起金疮药的手一顿,一脸无语地抬眸。

这说的什么话?

按照言情剧的套路,此刻他不该说一句“从来没人给自己上过药”吗?!

“那上药前,需不需要给你呼呼啊?”

本是一句玩笑话。

没想到陈玄卿沉吟片刻,当真点头了,“确实有些疼。”

“”

见覃如将脸皱成了一团,他才笑着刮了一下她的侧脸,“逗你的。”

陈玄卿鲜少会这般笑。

眉眼完全舒展开,笑中透出几分少年郎的爽朗和狡黠。

覃如愣了一下,后知后觉地想起来,现在的陈玄卿不过二十出头。

若他是寻常人家的少年,确实是意气风发的年岁。

只可惜生在了皇家,身居太子之位却被父皇提防,大臣打压。

所以才将那些少年心气隐藏起来,只会在偶然时显露出一二。

覃如叹了口气,在上金疮药之前当真吹了几下。

“”

从她的举动中,陈玄卿莫名感到了一种长辈对小辈的慈爱同情。

尤其是包扎好伤口后,她有意无意地宽慰自己的话。

什么比起另外两兄弟,其实他过得还不错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人渣男主合集(病娇疯批)

一发完

列岫青无数(古言1v1)

有酒湑我

欲望城市之十里阳肠

大狗(hohodog)

以身封印

元苏

色女通缉令(H   NP)

陶婉宁